“新”春节

临近春节,办公室越来越多谈论春节的计划。相比往年你会发现境外春节的现象似乎越来越多。目的地大多为泰国、巴厘岛、韩国等等,文化相近且消费并不很高的地区。作为一个传统又顾家的boy,第一反应是:春节这样阖家团圆的节日,不和家人团聚,这样出去浪,良心上能过得去吗?!大概一秒之后,职业病让我重归理性,存在即合理。某种现象的出现,必然有其相关因素和趋势的带动。那我就尝试理解分析下这“浪的跟蛙”一样的春节出游潮。

家族体系被切割
首先,春节阖家团聚,这条规矩谁定的?传统的中国家庭(参考民国时期就行,不是咕咕鸡那个民国),以宗族或者家族为单位,人数少则十几人,多则上百人。由于社会发展的限制,大多散布在不太远的范围内,甚至就住在一个大宅院内。最主要的标志怕就是当时随处可见的——宗室祠堂。家族以宗族和姓氏作为连接,大节气要有祭祖活动,很自然的,祭祀之后,一大家子人吃顿团圆饭。程序大抵是在这样的场景下慢慢沉淀下来的。此时,是以“家族”为度量单位。

动荡之后难再聚
民国之后,动荡不安。再次,社会因素决定了这样庞大的家族很难继续维系。战争、批斗、饥荒、交通便利、城市发展等等,将家族体系彻底撕碎。取而代之,是“家庭”这样更灵活的单元。祖孙三代,不超过十个人的规模,散布在全国甚至全球各个地区。同时这样的家庭本身也具有分裂性。孩子成年不出意外会独立谋生,组建新的家庭,由此往复。可以看到三口、两口之家是当今社会组成的主要部分。此时祭祀这样的活动已经显得很不现实,所以春节变成家庭团聚的代名词,而祠堂这样的建筑,更多是以文化遗产这样的称号伴随着这一代老人,默默逝去。

折叠的个体
21世纪之后,城市化的进程更快,(部分人)财富积累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边是财富增长带来的选择丰富,一边是家庭格局缩小带来的心理缺失。孩子不在身边,过节越来越没意思,等等这些现象其实可以理解为:长时间独立割裂的各个单位,突然聚到一起所感觉到的观念和认知上的差别。年轻人觉得:长辈只关心自己的收入,配偶和房子。其实长辈不知道也没办法和你聊王者荣耀和吃鸡。长辈觉得:熊孩子回家就知道上网睡觉,也不干活陪我聊天。其实我们也不会指导你的广场舞。至于做饭,现在都有外卖嘛~春节饭桌,大家各怀鬼胎,看个电视吧,晚会还那么烂,你说能开心吗。。

春节的未来
从家族,到家庭,再到现在城市的空巢青年,你会发现社会的单元被切割的越来越小,这和传统春节的理念是背道而驰的。随着爷爷,太爷爷这辈人的去世,家族的凝聚力消失殆尽。在这样一个诡异气氛下的春节,有人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去度过一个难得的“长假”,真的是一件没毛病,甚至有点让人羡慕的事情。也许在未来十年,春节会变成下一个“国庆”,直接带动大洋洲的旅游产业也未可知。期待东北腔走出海南岛,冲进大洋洲!

最后
城市化和互联网让人和世界越来越近,却拉远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所以春节期间,AT大厂的运营活动都是以感情为纽带:红包、五福、包括今年淘宝的亲情账号。我很好奇,三十年之后的春节会是什么样子,当我变成长辈,我会选择什么方式去度过这个至少曾经无比隆重的节日?我的后辈又是怎么理解这样一个节日?我会不会像祠堂门口晒太阳的老人一样,带着过去的记忆,慢慢被泥土覆盖了呢?

至少,愿每个人春节都不孤单!

新春快乐!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