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NOMO的一些想法

关于NOMO

通过即刻接触到nomo,也接触到flypig,拍的vlog也很有趣BTW。一开始对这款APP并没有太大的惊讶或者意外的地方,简单说就是一款在手机上拟物化模仿宝丽来的摄影类APP。这类软件在App Store可以说多如牛毛,也用过几款。但是做到让我有拍照冲动,已经怀念胶片时代的,这是第一款。我承认,即刻的创作氛围一定程度上促进我的创作和分享欲望,但同时nomo的很多细节是唤起我胶片时代的情怀,并且打动我的原因。

  • 关于快门的金属反光质感,被提到很多次,实现并不困难,关键是只有真正用过传统胶卷的人才会对这样的反光产生情结或者好感吧,设计也包含了情感的因素在里面;

  • 切换相机或者按下快门时,注意挡光板上的那句话:“照片还是胶片的好,照片在冲洗时会湿一次,这很重要。”可以说对于胶片党来说,没什么比这句话更要有信仰的了;

  • 双重曝光:移动摄影APP很常见的功能,之间比较多是两张照片的合成,nomo通过两次拍摄完成,我猜想也是致敬胶片时期的双重玩法吧;

  • 质感:“质感”、“情怀”这些词真的已经是干话了,但是不代表这些词的意义已经失效。取景框的划痕,相机视角的模拟,切换相机的过渡等等,这些细节是在设计过程中“可有可无”,但是明显可以勾起情怀的部分,从产品设计角度,我对这款产品的规划是很佩服和喜爱的;

  • 意外:我说的意外是指accident,部分照片的曝光会出现过期胶卷的效果,这点真的是快让我高潮了。回想曾经有股风潮,就是专门买过期胶卷来拍,可以达到特殊的艺术效果;

想念胶片

我想很多人可能没法理解我对于一款“滤镜相机”APP如此感兴趣,就好像那个认为自己父亲3d打印了“保存”按钮的小学生一样,很多人对于nomo这样一款APP所呈现的照片效果,理所当然称为“滤镜”,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当拍照成为等同于呼吸吃饭一样的事情,如此普及、触手可及的时候,摄影数字化已经变成了大众潜意识,或者说曾经的胶片时代真的离我们太远了,这也是在nomo出现的时候,就好像看到胶片记忆在我的iPhone上涅槃重生,这样的感觉,也许就是数字时代的迷人之处吧。

胶片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所见非所得”,所以当时旁轴相机备受推崇,因为所见肯定不是所得,再加上冲洗胶卷的等待时间,这也侧面印证了胶卷的迷人之处。还有一点,胶卷本来就挺贵的,拍摄之前通常需要几分钟到几十分钟的构思和考虑才能下手。来到数码时代,“所见即所得”、“airdrop”,实现了效率提升的同时,我们对摄影包括生活缺乏了思考,一秒可以狂摁好几张照片,但是照片的价值呢?我还在社区里xjb提议,可以模仿胶片,照片在一周之后在出现在相册里,当年等待照片的期待心情不亚于收到包裹拆封的那一刻,当然这有点像是胶卷爱好者的自嗨,不过更多是对移动时代一些现象的反感或者说恐惧吧,此处不展开。

回到产品

不太清楚作者团队处于什么样的目的开发了这款APP,但是nomo带给我的思考产品层面大于摄影。

  • 过去的东西可以说老旧,但不会过时。总会有这样的方法或者平台来实现重生,甚至更有魅力;

  • 产品的小细节可以有,但是要取舍,最能击中人心的绝对值得做,分清自嗨和众嗨;

  • 拟物化不会死,只是需要找到最合适的场景和方式,给用户致命一击;

  • 走得太快的人,可以轻轻拍下肩膀,告诉他们可以慢下来;

LOVE&PEACE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