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正反面

《一一》里面有个桥段很有意思,一一拿着相机满房间追着拍蚊子的照片,为什么呢?因为家里有蚊子,他怕妈妈不相信他。后来拍大家的后脑勺,因为我们的眼睛都长在前面,后面没人看得到,所以他想让大家看看自己的后脑勺。

杨德昌的电影里总有些很日常但是很特别的生活细节,能让你陷入沉思的那种。他或许不会胜任产品之类的职业,但是他无疑是个很好的朋友,天天喝茶吹牛逼谈天说地的那种。

我也没有关注过我自己的后脑勺,有次在理发店,理发师算是很职业,理完之后拿着镜子给我照了后脑勺让我确认。好陌生的后脑勺,如果掉在地上我一定不会觉得这是我的,这话听着多少有些荒谬,但是事实,就好像我不了解我的肩,不了解我的背,每天洗完澡裸着身子想要拼命看到自己轮廓的样子。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会对自己看不到的部分漠不关心,尤其是自己看不到别人却一目了然的地方。

地铁通道里放眼望去,全是后脑勺。每个后脑勺的主人都对他们一无所知,而我好像三军总司令,一览无遗。谁的头发没洗,谁的背影妖娆,谁的腿部线条美好,谁的走姿曼妙,可惜我无法记录,就好像我没办法看到自己一样,这是我们每个人仅限于自己的盲区。

一直觉得如果一一的照片现在拿出来,完全可以办个展,而且是很不错的展览。我们也许并不了解自己,就好像我们不了解别人。

期待可以遇到一一,或者那位职业的理发师,给你一次机会:哦,我的后脑勺真丑。

然后,尝试认识自己。

LOVE&PEACE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