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春

19年可以说是多事之秋,不论是个人还是社会,鱼龙混杂的新闻没有停过。人老了的表征之一就是,掰着手指数日子,焦虑,总觉得对不起自己,怕白活了。

从电气工程师,到运营,到产品,再到接触数据,我意识到现代人甚至很难做到一生一行业,这个标准往前推二十年,就是一句废话,现在却是圣经。社会不需要safe,只相信cai fu。

关于996的讨论越来越透彻,很多人提到收益和时间挂钩。之前我说互联网时代人的唯一固定财产就是注意力,再进一步,就是时间了。如果说996是新世纪的“奴隶制”,那我为奴隶可以自由选择奴隶主的feature鼓鼓掌。

如果不能始终一行业,又有选择的权利,那为什么奴隶们在哀嚎之余,仍然任劳任怨呢?


Shot with NOMO 135 SP.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