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2019-01-29 ,距离我在某服务器上搭破窝已经过去385天。这个破窝先后在 github ,coding ,bwg 和 gcp 上,以各种体位、姿势当过钉子户,直至今日。这么想是不是有点小激动呢?唯一的激动是:劳资又要给域名和服务器付费了。。。

听过个挺装X的bio:自己运行在某某服务器上。猜测我和很多人都会有类似情结,肉与灵总有一样超脱凡尘。肉身超脱凡尘先要了解健身和瑜伽,对钱包的考验也过于残酷,相比而言的精神层面,优势肥肠明显了。

着手搭建的动机已经记不清了,当时的状态更像是有很多积累又存在很多疑问和不确定性。人在矛盾状态下,充满表达欲。既有炫耀,也是焦虑。打个比方:就像《鉴宝》里的民间藏家,抱着铜盆瓦罐,不知价值也不愿撒手,blog 可能就是我的鉴宝专家,或者说半开放保险柜这样的角色。

再后来,blog 包括 podcast 成为我思考问题的激励,会觉得很多事情是可以整理归纳,并且写成帖子的。没在意质量的,发就完事了。记得曾经一天发过两贴,堪称最长推特。

到最后醒悟,差不多大半年的时间里,我是在和自己的期望作斗争。


天凉,别感冒

可能不止我,内心希望自己的网站被更多人发现,文章被更多人分享吧。直到我偶然决定完成的一部纪录片字幕,并发布成帖(当然并没完成),我意识到过去一段时间内,盯着的流量访问数停留时长毫无意义。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多少人来多少人走,手里的瓦罐还是瓦罐。从建站第一天,期望就告诉我,这个站一定要精彩,一定要 geek ,一定要 nb 。是期望在建站,不是我,大部分不是。

一直期望,这个 blog 会很 nb ,所以我要多写,用最吊的主题,喝最多的酒。最后醉的还是自己。如果三百天多来非得评一个最大成就,我会说我完成了一年多对自己思维的不间断备份。如果你很无聊翻到老帖,别介意,连我自己都会觉得很傻X,漏洞百出。但我还是把他们留下了,不是说我想 real ,而是每个思维火花都有被保存的价值,想法本身或他在你轨迹里出现的时机,这也许就是 blog 本身的魅力吧。这么说来,想起那群翻阅张小龙饭否的人了23333,某种层面上是相通的吧。

管理自己的期待,向天再借 1024 MB。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