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失灵和外部性

网飞刚刚放出一部挺具有争议性的纪录片《地表最烂:FRYE豪华音乐节》。大意是一家互联网娱乐平台为了品牌营销,巨资打造了一场奢华音乐节。前期营销和宣传无比精彩,后期落地一塌糊涂,场面混乱,最后落得一地鸡毛,甚至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有兴趣可以看看,很刺激

影片本身采用采访体,让FRYE团队成员、音乐节观众、工作人员现身说法。当然大家口径统一,齐声指责公司CEO的独断专行和刚愎自用。这部分很平淡,没什么意外。但网红部分我倒是很感兴趣。

在冷启动期间,FRYE团队让几百名网红在社交网络同步发帖,成功在全世界引爆了这场奢华音乐节闹剧。参与宣传片拍摄的世界名模也起到了吸引眼球的作用。如果说FRYE音乐节是场灾难性的雪崩,那么几百名网红在ins上的病毒营销,则是FRYE抛出的小雪球。但在整件事情中,网红群体也并没有遭受太多的指责,或是承担责任。

微观经济学的一些

微观经济学里,针对自由市场有个现象或者说概念,叫做价格失灵。在自由市场,每件商品都可以被价格控制、调节供需关系,达到平衡。价格失灵,顾名思义就是价格失去了调节供需关系的能力,这种情况往往跟一个因素有关:外部性。

钢铁厂生产钢铁,产量递增,但成本并没有递增,因为治理污染的成本并不算在企业内部,而是成为了外部性因素,由社会共同承担。这就导致价格无法调节市场,需要政府的介入。

kol无罪?

这里的相关性就在于,几百人的网红群体或许没有诈骗粉丝的想法,但其参与实施的营销活动,确实让受众受到了损失。事后的一封道歉信,个人感觉很难完全解决问题。

由于社交媒体和受众的需求,部分kol的确坐享网络红利,在相对较低的投入下,可以获得较高的收益回报,但其产生的外部性因素,目前是很难去界定责任方的。推荐零食,吃坏肚子了,找谁?推荐化妆品,皮肤不好了,找谁?界限的模糊,让kol在被追责这件事情上,拥有了不小的余地。

身边的外部性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曾经风光一时的共享单车项目,五颜六色的单车堵满街道,严重影响了市容和行人 的正常通行,而单车企业为此并没有承担任何的成本或责任。这就是外部性。随后,各地方政府出台了相关的限制法规,才让车企开始承担了这部分外部性,术语叫做外部性内化。使其付出成本,价格也就再次发挥作用了。其实ofo一部分的资金正是被日常管理的巨额消耗所蒸发掉的。

更近的还有外卖。相对于快递物流,外卖对配送时间的敏感度可以说是极度。外在体现在了骑手疯狂的驾驶方式。个人感觉周围总有几个人在路上被骑手撞到或者摩擦,或者骑手遇到过交通事故不能如期而至。这里的外部性,便是公共交通秩序和安全。外卖公司并没有承担这部分的成本(至少从外部看来,没有这方面的体现),反之被骑手和行人所承担,所以这也是政府对于外卖骑手要求逐步管控的原因。

外部性的绝大多数情况,受害者总是社会中大多数,又因为其是外部性因素,所以大众很难留意或者体会。空气、交通、食品安全等等,每个人都在经历,但每个人又很难独自发声。也是一种沉默的无奈吧。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