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产品,五年创作

三年产品,五年创作

2016-04-22,我加入互联网大军。

那是摩拜刚刚出现在上海街头,回头率百分百的时代;滴滴快的刚刚合并,气势汹汹围攻 Uber ;很少有人听过头条拼多多,坚信BTA牢不可破。

那是产品经理的时代,一切的巨变来自大洋彼岸一家科技公司的革命,数位科技巨人的倒下让人们看到新兴市场和巨额回报的可能,而乔布斯的神话让资本意识到个人的眼界和胆识不仅仅可以为你带来魅力,还有财力。如果你错过淘金和石油狂热年代,不用后悔,来者更疯狂。

不同于淘金热,互联淘金来去速度之快,像极了 ta 不停升级的带宽速度,短短三年我们见证了太多的暴富和凄惨收场。很多时候我挺庆幸没有以当事人的身份参与其中,同时又会夹杂少许的失落吧。毕竟,你是来干嘛了。

2019-6-23,我加入 995 大军

这是街口充斥摩拜的时代,而小黄车和三年前一样蜷缩某地,被资本缠身;滴滴一蹶不振,甚至卖起了广告;头条成了19年国内精英的共同目标,拼多多的神话也让互联网彻底不再精英、文艺,功利十足;至于BAT,更像是对其中一家的侮辱。

说说产品吧。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前端的

产品圈的万年梗,不是没有道理。每位用户针对使用过程和体验,都有发言权,也都应该被听到。当然鸟不鸟你是另外一回事。这也是外界最容易产生幻觉的地方,产品成了一个成天只需要对产品指手画脚就可以领工资的岗位,不仅轻松而且无门槛甚至可以改变世界,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趋之若鹜吧。这就有点像淘宝买家秀。

产品经理的种类和养殖技巧

  • 前端产品:“体验”、“转化率”、“路径”;

急用户之所急,或者借着用户的名义急自己所急,目前市面上产量最大来源最杂,辣鸡占比最高的部分,不需要多深厚的基础,认真把玩超过100款APP就可以做功能,程序员最瞧不起的品种之一。

= 后端产品:“业务”、“堆栈”、“权限”;

隐形的翅膀本翅,以业务和老板为爸爸,不需要接触用户少了几分油腻多了几分稳重,然而有一颗做需求的心却无处施展,很容易沦为接需求写需求做需求的人肉需求扭蛋机,大多以工科背景居多,也有部分技术转产品,也是需求移交时最容易被开发怼的角色,所以和开发关系较好,但发量相比略多所以仍然不被接纳。

  • 中台产品:“复用”、“流转”、“效率”;

新杂交品种,多产出于类似头条的庞然大物,在多部门的流转和沟通中,发现提升效率和并发的需求并解决之。强大的沟通和协调能力,以至于目前优秀的中台及其稀少,多来源于后台和业务端产品,属于保护品种。

  • 硬件产品:“发货节点”、“验收节点”、“投放节点”

没想到吧,还有更低调的产品,最苦逼最不被接纳最不想产品的产品—硬件产品,在现今的硬件市场真的需要这样一个角色,才能支持硬件工作的推进。工资少得可怜,工作内容却异常丰富,多为硬件厂商或工程师跳槽,与互联网公司氛围格格不入,所以大多已经结婚生子(我接触的都有孩子了),生活稳定,真可谓“特立独行”。

  • 数据产品:“SQL”、“算法”、“模型”

数据也是近几年以数据为导向,逐渐增长的岗位:相对于前端后端,数据还需要更透彻的了解业务,才能更好地搭建数据模型,把底层数据重新搭建成更适合分析和查询的样式。数据的产在感很低,如果自己不能给自己设立发展目标,会很容易成为智能计算器,这也是大部分数据产品和分析师没能进一步发展的原因,烂熟业务发掘模型,是数据的价值所在。

不是人人都能当产品经理,合格的

产品大军雄赳赳,真正合格或者使产品事权的人,往往很少。以上产品虽然品种不同,但最终目的是需要让产品进入正循环发展的轨道。

往哪走?走哪几步?什么时候走?怎么走?

这是我们时时刻刻在思考和负责的四个问题,所以当你再看产品也好,产品爱好者也罢,所讨论的问题大多局限在此。但有营养的讨论并不多,越往后问题越具体也就越考验产品的功力。当然,越具体的问题也就越没办法拿出来讨论,这是一个悖论。

产品该被称作“创作者”,以及他们的将来

我目前仍然坚信,产品的未来属于“创作者”。创作可以是小说,剧本,画作,摄影等等。产品经理是一份工作,工作的内容需要我们对事物反复思考和理解。这样的思维是没有办法停止的,如果延续到生活,就会有一些很特别的效应。

所以我所崇拜的产品,他们的功能需求可能不是很强,但思考是足够独立、全面的,他们展现思考结果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那我认为,他就是合格的“创作者”。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样就不能看程序猿的脸色了23333~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