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终于更新啦。

最近挺忙的。人在某些时候会幡然悔悟,打开了窍门。比如,公司组织重新构架的时候。原先的活是你的,不是你的还是你的;原先的锅是你的,不是你的自然还是你的。到这时候才会明白自己是多重要也多无关紧要。

上周一部剧很火——《爱死机》,当然这并不是全称,如果你没听说,需要反思信息源了。网飞在最近尝试过不少类似的“短片组合”,我能想起的,再往前应该是《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看过这部电影的就知道,全片可以说是几个故事拼凑在一起的合集,且故事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关联,仅仅是以西部片作为大框架和设定。这部片子在我写稿时,豆瓣评分是8.4,可以说很棒了。至于《爱死机》,这点上更彻底。十几个动画短片之间,只是由爱死机这三个主题联系在一起,但这并不影响短片的效果和精彩。


《爱死机》

这可能是潜在的趋势。《巴》的情节看下来,你就真的想把单篇扩写成一部电影或者一集电视剧,都是困难的。几乎都是全篇一个转折结束,收尾有力,构思精巧,而已。《爱死机》中转折和情节更丰富,但扩写依旧充满挑战。这里不是说短片不好,或者该类型的故事不足以获得赞赏,我也是很喜欢《爱死机》的风格和剧本的。我想说的是,影视中这类形式很可能会越来越多。

在互联网居民越来越多,与互联网关联的人群逐渐壮大的情况下,人们已经开始把这种思维习惯投射到其他方面的工作上去。家居一定要是智能的,视频一定要是走路就能看完的,时刻必须联网,三秒不爽就关,等等。最明显的娱乐和购物方面,表现不言自明。在看《爱死机》的过程中,感受和使用APP、游戏是差不多的:高潮迭起、时时新鲜,加上暴力血腥挑逗的镜头,简直是互联网标准套路。至于结尾的意犹未尽,便是你推波助澜传播网络的最佳动力。

我认为这是好的,只要出发点真诚。

在更远一点的时候,不如一宣布停止社交媒体的更新,专心于博客和思绪的沉淀。这是21世纪“隐士”的举动。我不会鼓励也不反对这样的行为,这是根据自身资本的决定,不具有普适性。问题在于有些人会视其为自己的准则,并一以贯之,除了迷信权威的原因外,确实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所有的人告诉你,电影就该90分钟,剧本就要盘转曲折,你还能怎样。《爱死机》的出现算是一种回应:电影有人拍,OK;但那些没法拍成电影的点子,就不值得被观众了解吗?事实证明那些点子是很棒的,甚至已经开始有人翻出原著小说开始阅读了。

在即刻之前有过关于自制播客的讨论,大部分人认为自己的积累不够,完全不敢做节目。回过头再看,原理是相似的。好节目自然有存在的必要(当然你也管不了),但这不是你不去尝试表达的理由。换个思路,你的产出是有可能影响到别人的,这不是件很酷的事情么。更酷的事情是,形式是不受限的。反过来想,不做播客积累就会变多吗?还是做播客的过程就会是积累的过程?自己想想。

博客上有两个拖延区,是以前的拖延区,不想再做以后的拖延区了。

祝好。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